切換到寬版
  • 497閱讀
  • 0回復

  鄆城東方化纖:拋出的“債務”砸中20多家外地企業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女同事
 



  10月31日一大早,李愛國就趕到了公司,這是從建廠以來他就養成的習慣,他圍著廠子轉了一圈,就沉著臉坐在辦公室,員工們遠遠地躲著他,都知道這兩年來他情緒一直不好,沒有工作要匯報,都不愿靠近他。

  手機“嘀”地響了一聲,李愛國不經意地拿起手機,用余光掃了一眼,觸電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山東省高院立案了!大家快過來!”

  員工們圍攏過來,搶著看這條短信:[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溫馨提示:德州宏瑞土工材料廠與鄆城縣東方化纖有限公司因買賣合同糾紛一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已經立案,案號(2019)魯民抗90號。李愛國沉郁了兩年多的臉上終于放了睛,“正義終會到來,盡管晚了一些!”這份通知書讓他和員工們看到了希望。

  “貨款我們已經全部付清了,有打到企業賬號的,有現場貨款兩清或打入業務經理個人賬號的,現在現場交接和打入業務經理這塊兒偏要我們再付一遍,開庭也不通知我們,有了判決就通過法院給劃走了,天下沒有這樣的理兒!睋y計,山東宏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德州宏瑞土工材料廠、山東昊宇車輛有限公司、山東天海新材料、滕州市東源紡織、滕州市恒薪紡織、萊蕪市的王紀波多家土工材料行業公司以及山東昊宇車輛有限公司等20多家企業中了這種新“套路”的招兒,涉 案金額高達2000多萬元。

  現場的貨款兩訖,埋下“債務”伏筆

  德州宏瑞土工材料廠(以下簡稱德州宏瑞)是德州陵城區一家生產土工材料的生產、銷售企業。2015年下半年建廠初期,一名自稱是鄆城縣東方化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化纖)業務經理的郭志勇找上門洽談合作,愿向德州宏瑞提供生產原材料,價格也公道,質量也可以,當即約定貨到付款,之后產生了幾筆交易,交易額在百萬元左右,現場交易的部分,有一塊兒給的現金,有一塊兒打入業務經理郭志勇個人的銀行賬號。材料廠生產經營規范后,德州宏瑞收到貨物后就把款項打入東方化纖的公司賬號。令人想不到的是友好合作的兩年之后,東方化纖突然將德州宏瑞土工告上法庭,在一審中,德州宏瑞沒人到庭,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收到過鄆城縣人民法院的傳票,也從未接到鄆城縣人民法院的電話通知,原告東方化纖故意將被告人的聯系電話寫錯,使法院聯系不上,造成缺席判決。東方化纖討要2015年9月至2015年12月期間價值109.1539萬元貨款,因德州宏瑞沒人到庭提出異議,一審自然敗訴。在二審中,德州宏瑞拿不出這部份貨物現場交付貨款的證據,拿不出打入東方化纖賬號的證據,而打入業務經理郭志勇個人銀行賬號的款項,法院不予采信,菏澤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敗訴后,德州宏瑞被強制執行,被鄆城縣人民法院劃扣109.1539萬元到東方化纖賬戶。

  


  圖片說明: 德州宏瑞打給郭志勇的銀行流水,在一審二審中均未被采納。

  郭志勇收到的貨款,又被東方化纖要了“兩遍”,一審二審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訴請,通過法院進行了劃扣。

  天上掉下來的債務,一度使德州宏瑞陷入停產狀態。

  與德州宏瑞有同樣遭遇的還有近20家企業,他們都中了這種“套路”的招兒,原告手中有被告簽字確認的收貨單,但被告提供不出給東方化纖賬號的付款憑證,東方化纖以法律手段,“合法”地討要了兩遍貨款。

  萊蕪個人王先生稱,2016年6月份開始,他從鄆城東方化纖業務員郭志勇手中陸續購買了約40萬元的生產原料。與德州宏瑞土工材料廠的遭遇相同,他同樣按照郭志勇的指示向郭志勇個人賬戶中打入了40萬元的貨款!2016年9月份,郭志勇帶著東方化纖的財務人員到我公司對賬,讓我簽了一個合作三個月來的對賬單。當時還沒有在意!比欢,時間過去快兩年了,鄆城東方化纖廠以這份對賬單為證據起訴了王先生,要求追繳40萬元貨款。當自己拿出給郭志勇本人的打款憑證后,東方化纖不承認郭志勇是該廠員工。這個官司輸了。

  山東昊宇車輛負責人藺先生說,2014年山東昊宇車輛急需資金,找到熟人劉某運借得資金500萬元,并約定了利息。借款后,藺先生同樣按照中間人劉某安排,陸續給中間人劉某的親弟弟打款128萬余元,給出款賬戶鄆城東方化纖法人郭偉打款470萬元,按照約定利息完成還款。時隔4年,到了2018年2月份,郭偉通過借款合同起訴了山東昊宇車輛有限公司,要求償還30萬元本金及利息90余萬元!爸虚g人劉某的弟弟說卡在劉某手里,劉某說128萬已經給了郭偉,但劉某不出來作證!边@個官司也輸了。

  2018年12月24日,鄆城東方化纖在同一天向鄆城縣人民法院遞交訴狀起訴了滕州市兩家紡織企業,分別是滕州市恒薪紡織有限公司和滕州市東源紡織有限公司。他們成為被告原因與德州宏瑞、萊蕪王紀波相同:同樣是郭志勇供貨,同樣把貨款付給了郭志勇賬戶,東方化纖同樣不承認郭志勇的企業員工身份。恒薪紡織負責人郭祥全說,恒薪紡織與郭志勇合作是在2013年開始,合作總額在39萬元左右。迄今為止,貨款全部付到了郭志勇的個人賬戶,郭志勇也全部書寫了貨款收到條,自己從未和鄆城東方化纖有過任何聯系。時過6年,讓郭祥全驚訝的是東方化纖起訴他欠貨款金額為57萬余元,除了不承認給付給郭志勇的39萬外還莫名多了18萬元!霸谄鹪V狀上,鄆城東方化纖稱我(指郭祥全本人)指定郭勇、楊傅利、楊秀東等人收貨......”自己壓根不認識“郭勇”,楊傅利、楊秀東是父子關系,是滕州本地知名紡織企業家!拔沂呛阈降睦习,我憑什么給別人企業買貨,還指定人家的老板收貨,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不著邊的笑話!

  因之前審理此案的宋法官不采納被告要求郭志勇到庭對質的要求,不能實現三方對賬,被告們聯合起來向紀檢監察部門控告該法官涉嫌枉法裁判,鄆城縣法院更換了審判長。審理恒薪紡織案件的鄭法官傳訊郭志勇到庭,郭志勇出示了收到了款項的證據,為恒薪紡織減免掉了 5 4萬元的債務。

  如此以來,基本雷同的案件,將會在同一法院出現了兩種不同的判決結果。

  


  滕州市東源紡織有限公司也是從郭志勇手中買原料,貨款同樣按照郭志勇要求支付到了郭志勇個人賬戶。東方化纖也以同樣的理由起訴了東源紡織有限公司及法人代表張東澤。起訴金額除了和郭志勇的合作額度外,莫名多了25.4萬元!捌鹪V的證據在法庭上見了,是鄆城東方化纖會計自己出的單子,也沒有我的簽字!边@個官司,被告就輸了官司。

  漏洞重重,審判法官視而不見

  在一審德州宏瑞缺席審判敗訴后,2018年8月16日,德州宏瑞土工不服一審判決,向菏澤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在庭審過程中,郭志勇的身份問題成了案件庭審焦點問題。郭志勇是否為“鄆城東方化纖員工”身份,決定著這154萬貨款的性質,如果郭志勇是公司員工,那這筆錢就是貨款,他不上交公司就是“侵吞公司財產”;如果他不是公司員工,如東方化纖公司的所稱郭志勇是買了公司產品再去銷售的,那郭志勇將產品使用廠家的“簽收單”交往公司,無疑涉嫌詐騙罪,那東方化纖也沒有理由起訴產品使用廠家。

  但郭志勇的身份在多起訴案、多次開庭中數次在“是”與“不是”間轉換,審理此案的是鄆城縣人民法院同一法官,均視而不見,均判決被告敗訴。

  在2018年9月21日菏澤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筆錄中,記者發現鄆城東方化纖在庭審中明確指出“郭志勇不是我公司(東方化纖)員工和委托人,申請人(德州宏瑞)與郭志勇發生的任何業務上的關系與我公司沒有任何關系。申請人(德州宏瑞)往郭志勇賬戶上是否打款,打款多少,均與我公司無關!编i城東方化纖徹底否認了郭志勇的員工身份及接受貨款的資格。

  “郭志勇和東方化纖的法人郭偉是親兄妹關系,這個事德州多家與其合作的企業都知道!钡轮莺耆鹂偨浝砝類蹏峁┝艘环莺蕽墒猩绫2块T繳保證據證明,郭志勇為鄆城東方化纖公司名下員工,公司也在為其正常繳納職工醫療保險、生育險等險種,這與鄆城東方化纖所表述的“郭志勇不是東方化纖職工”的說法不一致。

  在訴山東宏祥的案件中,鄆城東方化纖出具的委托書認同了郭志勇員工的身份,在訴德州宏瑞土工的案件中卻否認了這一說法。與鄆城東方化纖說法不一的證據遠遠不止這一點,除了正在進行的東方化纖與德州宏瑞的訴訟,東方化纖還前后起訴了山東宏祥、濟南天海等20家行業內企業。而在其他訴訟中,“郭志勇”則頻頻以鄆城東方化纖員工、委托人等身份參與訴訟,如在鄆城東方化纖訴山東宏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中,郭志勇則以鄆城東方化纖委托人的身份,代表鄆城東方化纖起訴山東宏祥,在鄆城東方化纖訴山東宏祥的審判筆錄可以看到,郭志勇作為開庭原告代理人,承認了自己東方化纖職工的身份。

  李愛國稱,缺席一審的原因是因為東方化纖在鄆城縣法院起訴,法院在郵寄傳票時填寫的快件收件人電話并非李愛國本人的電話,導致郵寄的快件沒有收到!昂献鞯膬赡昀镆恢笔俏冶救擞H自和郭志勇聯系,我的手機號郭志勇是很清楚的!崩類蹏Q,開庭傳票收件人電話“亂寫”并非是他一家,其他被告的多家企業都存在開庭傳票被忽略導致缺席審判的情況!拔覀儜岩衫锩嬗胸埬,但沒有直接證據,也說不明白,真不敢相信這么戲劇性的事會發生!敝钡椒ㄔ簭钠髽I賬戶里強制劃走款項時,李愛國才意識到,“真輸了,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么有心計的人,并且是操弄法律來整錢,讓你有苦說不出!”

  中國土工材料行業協會副會長崔占明所任法人代表的山東宏祥集團公司,也是東方化纖所訴被告之一。在接收法院傳票快件時,山東宏祥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因只有單位名稱,聯系電話不正確,保安簽收快件一段時間后才被工作人員發現里面是法院傳票。當時已經臨近開庭時間,隨后集團領 導要求緊急聯系郭志勇詢問情況,但郭志勇回復是“廠家弄錯了情況,告錯了,會聯系企業盡快撤訴!比欢,直到開庭當天,東方化纖也未撤訴。像山東宏祥一樣偶然發現并且及時上訴的企業并不多,其他企業多數都是因缺席審判直接導致敗訴的情況。中國土工材料行業協會副會長崔占明說:“從目前掌握情況看,開始合作時東方化纖就已經為今日的訴訟埋了伏筆,并形成了固定的套路。我認為這是一種新型的詐騙方式,并且是與當地法院個別法官司相配合。

  一出“雙簧戲”,虛假訴訟案

  德州宏瑞總經理李愛國向記者出示了一沓銀行打款憑證和對賬單。賬單證實自2015年來,德州宏瑞累計向東方化纖支付319萬余元,其中包括向業務經理郭志勇個人賬戶154萬余元、東方化纖110余萬元及銀行承兌55萬元。明明已經足額支付了貨款,那這百萬元債務如何從天而降?

  德州宏瑞建廠之初,業務經理郭志勇找上門來推銷生產所需原料——化纖,郭志勇以“每噸化纖低于市場價50元至100元”的價格優勢很快成了德州宏瑞土工的原料供應商!2015年9月開始,到2015年12月末這段時間,由于建廠初期,德州宏瑞公司注冊還沒完成,也并未向郭志勇要過發 票。德州宏瑞一直是按照郭志勇的要求,向郭志勇個人賬戶支付貨款。記者查閱銀行流水,德州宏瑞自2015年下半年已累計8次向郭志勇個人賬戶打款154萬余元。

  正是公司注冊前的打給郭志勇的這8筆購貨款出現了問題——在二審庭審中,東方化纖不認可郭志勇是其公司員工的身份,也不認可德州宏瑞向郭志勇支付的154萬是東方化纖的貨款。

  “從建廠開始的第一筆貨物到起訴前,德州宏瑞從未和東方化纖簽訂過購銷合同,也未接觸過東方化纖的其他人員,而郭志勇一直是供貨人和收款人的身份,他的行為自然是代表東方化纖的!崩類蹏f!肮居伦鳛楣┴浫,按照供貨人的支付要求支付貨款,也是生意場上普遍適用的規則。鄆城東方化纖不認可郭志勇身份,否認收到貨款的行為,讓我們一時無所適從!

  “當我們了解到郭志勇與東方化纖現在的法人代表郭偉是兄妹關系時,我們才明白,這是兄妹兩人唱得‘雙簧戲’,當兄的收到貨款不交東方化纖,當妹的作為東方化纖法人代表提起訴訟,索要第二遍,并且是每每得逞,樂此不疲,鄆城縣周邊與東方化纖發生過業務往來的20多家企業,都被吃了一個遍!

  記者咨詢過法律專家,專家認為其兄妹這種行為涉嫌觸犯虛假訴訟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 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第一條指出,采取偽造證據、虛假陳述等手段,捏造民事法律關系,虛構民事糾紛,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零七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他們兄妹符合“與他人惡意串通,捏造債權債務關系”這一條,他們是兄妹,收沒收到貸款,兩人一核對就會清楚,卻串通起來起訴他人,他們的行為還符合“隱瞞債務已經全部清償的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他人履行債務的,也是可以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論。

  專家還指出,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致使人民法院基于捏造的事實采取財產保全或者行為保全措施的,致使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干擾正常司法活動的,致使人民法院基于捏造的事實作出裁判文書、制作財產分配方案,或者立案執行基于捏造的事實作出的仲裁裁決、公證債權文書的,多次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零七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致使義務人自動履行生效裁判文書確定的財產給付義務或者人民法院強制執行財產權益,數額達到一百萬元以上的,屬于“情節嚴重”。

  20多家受騙企業聯名向鄆城縣公安局進行刑事控告,但遲遲得不到立案偵辦的消息。記者采訪鄆城縣公安局宣傳科王科長,她答復:“這個案子縣掃黑辦已成立了專門調 查組,在辦著,可去那兒采訪!庇浾邇纱尾稍L縣政法委分管副 書 記和縣掃黑辦,他們均稱:案件在辦 理中,不方便透露。

  眾多企業家反映:東方化纖是當地企業,與當地官場關系深厚,尤其是在公檢法系統,時間已經過去5個多月了,事實如此清楚,證據如此扎實,卻遲遲不能立案,不排除“保護傘”的存在。盡管當地公安機關不立案,但他們已分別在自己的企業所在地報案,分別以虛假訴訟罪、非法經營罪(套路貸)和詐騙罪提出了控告。

  記者對案情進展保持著關注。(記者 李謨)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可以用”恢復數據”來恢復帖子內容
 
上一個 下一個
      南粤风采好彩一历史走势图